分类

名将李天佑攻城,一个举措很斗胆,让俘虏不相信他是总指挥

admin 国内新闻 2020-05-23

1947年6月产生的四平攻坚战(即第三次四平作战),在我军汗青上是一次颇有争议的战斗,但四野名将李天佑(1955年成为新中国建国大将)在此战中的表现不乏可圈可点之处。

当年6月5日,林帅下令李天佑任攻城总批示,统一批示一纵、七纵和六纵十七师攻打四平城。

当时林帅估计四平之敌有战斗力的仅四个团,这样我军七个师打其四个团还是很有把握的。而实际上四平守敌有四万之众,以陈明仁批示的七十一军为主,外加一些处所保安团。

6月8日,李天佑批示攻城步队包围了四平城。他用铅笔在军事地图上标记了一个地点,对作战参谋陈锦渡说:“你带一个工兵排,在这个位置建一个批示所。”

陈锦渡一见李天佑标记的那个位置,离敌军的前沿阵地很近,不由吸了一口凉气,对李天佑说道:“司令员,这……这里离前沿太近了!”

“近了便于把握环境,你快去完成吧,今天晚上我就要进去!”李天佑很安静地说道。

陈锦渡带着工兵排来到实地,见此处地势较高,视野开阔,确实是一个视察敌情、批示战斗的好处所。若是搞演习练兵,这是个抱负的批示所,但是此刻是实战啊!离仇人太近,太危险了。

他正顾虑重重之时,敌军射来了炮弹,一发炮弹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爆炸,强大的气浪将他掀翻在地。等他再爬起来时,身边的一个通信员已中弹牺牲了。

还未修批示所,就死了一个人。修批示所的工兵们一看这环境,不肯动铲了,对陈锦渡说:“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要为司令员的安全着想,快换处所吧!”

陈锦渡知道李天佑定下的工作很难改变,但想到李天佑的安全,他顾不上挨批了,返回李天佑身边,对他说:“司令员,那个处所离仇人太近,仇人刚才开炮轰击,有战士牺牲了!得换个处所!”

李天佑沉默了一下,问道:“哪里视野怎么样?”

陈锦渡回答:“视线是很好,能直接视察到一师和二师的作战环境。”

李天佑点点头,说道:“那就把批示所设在哪里,不要再选其他处所了。”

看到陈锦渡还顾虑重重,李天佑耐烦地说:“这次打四平是我们第一次打敌军坚固防御的城市,必然要打好。我们越靠前批示,越能了解环境,及时处理问题。你不要只从安全上考虑,要多从全局上考虑。快去完成任务吧!”

陈锦渡回到工兵排中间,传达了李天佑的指示。

工兵排冒着仇人的炮火抢筑掩蔽部,黄昏时分,终于修筑好了批示所,虽然简陋,但很实用。

工事刚修好,李天佑就带着司令部的人员到了。李天佑走到视察孔前望了一会儿,满意地说道:“不错,很好!”

守城的敌军主将陈明仁并非等闲之辈,他大白使用本身在装备上的优势来对付解放军。

为此,他调来了几十架飞机,在四平环城10公里的范围里,反复进行侦察,对那些可能会建设批示所的地段,实施了激烈的轰炸。

陈明仁没有想到,李天佑就把攻城批示所设在了他的眼皮底下,离敌军的前沿阵地仅300米!这个举措实在太大胆了。当然,陈明仁的飞机是毫不会往这里扔炸弹的,因为稍有偏差,炸弹就会落到他们本身人头上。

在后来的战斗中,还有这样一个插曲:我军抓到一名俘虏,战士们当即把他押到李天佑面前。

那名俘虏却很着急地说:“快快快,带去我见你们团长,哪怕是个营长也行!”在他看来,面前这个处所,顶多是解放军连一级的批示所。

众人明确了俘虏的意思,心中都在暗暗发笑,李天佑却说:“哦,你要交代什么环境,就跟我说吧!”

俘虏也大白察言观色,他通过众人的反应,断定李天佑是面前这些人里职务最高的,但他无论如何想不到此人就是攻城总批示,顶多是个团长,就故作神秘地说道:“我的确有个环境要报告贵军长官,能不能算是我将功赎罪的表现?”

“这要看你报告的环境毕竟是怎么回事了。”李天佑不动声色地说。

“后面那个小高地就是贵军总批示部的位置吧?此事已被我方飞机判明,即将对此处实施轰炸!请长官连忙见告贵军总批示,假如再不转移就来不及了!”俘虏奉迎地说。

听到这番话,众人哗然大笑,就连李天佑也有些忍俊不禁。

当此人得知面前这个处所竟然就是解放军的攻城总批示部时,顿时惊愕不已。

他实在没办法相信解放军设立总批示部的做法居然这么胆大包天,没办法相信李天佑会在与敌近在咫尺、随时有可能被炮火端掉的处所批示作战。

他嘴里嘟囔着:“这绝对说不通!操典上说得明明白白,团批示所至少也要设在间隔对方阵地10里外,何况这是你们的军批示所!你们打起仗来也太有种了吧!”

四平攻坚战虽然以我军付出较大代价、撤出四平而告终,但攻城步队在李天佑批示下,摧毁了仇人无数的坚固工事,歼敌上万人,俘敌六千余人。

这一仗也打得陈明仁这员悍将也胆战心惊,传闻他在死里逃生后曾对记者声音哽咽哆嗦地感叹道:“老子当了二十八年丘八,还是头一次打这样的硬仗!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英脉在线--英脉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英脉在线--英脉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