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
丢人现眼的“大师”,越来越不要脸的“江湖”

YWYF 财经报道 2020-05-23

作者| 猫哥

泉源| 大猫财经

01

在《叶问》内里,甄子丹是很能打的。

凭着“我要打十个”的豪言壮语,风华正茂的叶师傅收获了不少粉丝的追捧和善意的讥讽——以一当十啊,曾经是几多人儿时的梦想?

不外在“传统武术”圈子里,这还真不算什么。

像有一些传承千年的大门派,大师们都是很牛的,随随便便就能隔山打牛、借力打力,就差呼风唤雨了。

好比曾经上过央视的闫芳,只消一招“无形化有形”的推手,便能将对手打垮在地——有的站着猛地往退却了十几步,有的上蹿下跳,好像遭受电击。。。

虽然大师们在视频里看着战力拔群,但一到拳拳到肉的擂台上也时常翻车。不仅以柔克刚的本事无处施展,有些大师的体现完全就是丢人现眼,好比前段时间刚约了“一架”的太极大师马保国——

在5月17日下午,68岁的马保国到场了一场正式的搏击角逐。

不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在不到30秒的“战斗”中,大师被击倒了整整三次,最后一次被KO后爽性倒地不起。连一边的裁判都表现惊奇——“实话实说,我都有点懵”。

不外也有人替马保国打行侠仗义:大师原本计划迎战的对手是70岁高龄的太极大师李贤春,只是开打当天出了点小意外,这才暂时换上了一个退伍兵身世的搏击教练。

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,怪不得大师在开打前心心念念的“接化发”特技无法施展。更况且换的又是个不懂“规则”的毛头小子,既不谦让也不敬老、满场追着老爷子出拳,也怪不得人家委屈——

“我当年在英国,人家英国拳手看我手打到他,人家就不打了,知道打不外。适才我都打到你脸上了,你怎么还能出拳打我。”

02

大师的真实水平如何,确实欠好判断。不外论起炒作热度和敛财的能力,确实是圈内一绝。

套路其实跟渣男PUA差不太多,先树立起一个武术世家身世、驰名中外的伟岸形象,再配上点逻辑自洽的贯注洗脑,等到时机成熟了再举起收割的镰刀。

好比在主办方给到的先容中,马保国1952年生于武术世家,7岁习练祖传功夫,之后遍访江湖名师,习得中国功夫的真谛。2002年至2007年,马保国赴英国教授功夫。

对于早年的这段外洋履历,大师也多次在官微中津津乐道:

“学员中有三名曾获英国自由搏击冠亚军,每堂课我既要教行动,还要与学员试手对练。试手中要不伤学员,同时还要必须优势胜学员。要做到这一点,比实战要求甚至还难一些。”

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履历的包装,大师在门生心目中建设了“一代宗师”的无敌形象,也自然而然得开馆收徒了——

之前有媒体爆料,马保国开在上海的武馆叫浑元国术馆,武馆内开设浑元太极班,主打太极养生,课程内容从拳理、呼吸方法到练单操手等多种多样。

收费自然也是不菲,平日班75小时售价5800元;周末班75小时售价7800元;一对一私教课售价400—1000/小时。

就连这场30秒被KO的角逐,也是付费才气看的那种。根据主办方的数据,本场角逐直播需付费寓目,价钱五元。停止5月18日下午6时,共4.14万人寓目,直播收入约为20.7万元。

只要能有钱赚,受点皮肉之苦又算什么呢?

相比之下,自己脸接拳头换来的热度被人抢去,那才是大师真正介意的事情——这不,伤还没好就得亲自发贴打假,也是很拼了。

03

其实这样荒唐的市场体现,离不开太极背后数量众多的“追逐者”。

前几年就有人统计过,全世界训练太极的人数靠近3亿,遍布150多个国家和地域。在辽阔的市场前景眼前,自然有人趋之若鹜。

就拿太极拳起源地之一陈家沟来说,当地早已打造了新的太极景区。只管所有的修建都是后续新建,每年景区接待游客仍凌驾110万,连带着当地的巨细商家一起一人得道。

而在太极之外,许多大门派的商业国界都铺得很广。

好比名副其实的江湖第一大门派的少林,仅方丈门下的企业就有三家,河南少林寺实业生长有限公司、少林寺文化流传(登封)有限公司、郑州市开元寺建设治理有限公司,大巨细小的工业加起不少。

只管名声不如少林响亮,但武当派的生意做得也很大。从注册资本500亿的湖北武当玄武投资有限公司,到包罗旅游经济方方面面的丹江口市武当山玄门协会玄宇旅游公司,总之也是富甲一方。

除了峨眉、青城、崆峒这些历史悠久、传承多年的门派之外,更多的人则靠武校发了家。

登封的民间武校最多的时候,数量差不多有上百家。2004年是登封市武校的兴盛期,据登封市教育局的数字在2004年前开办的武术学校到达了有83所,之后逐渐倒闭,到2014年才淘汰到了65所。

就拿百度排名靠前的登封市嵩山少林功夫培训基地来说,学校的学费分为四个尺度,最低13800元、最高33800元。凭据学费水平和在校人数估测,每年学费收入在1.38亿-3.38亿元之间;

而在另一武校嵩山少林寺文武学院的官网上,学校的收费有三个尺度,每年最低9800元,最高为18900元。纵然根据最低学费盘算,每年的学费收入也差不多有1.37亿元。

不外在武校关闭、严苛的特殊治理情况下,暴力、殴打等种种各样的问题也一直层出不穷。2019年,还爆出过女童身亡这样的新闻,也引发了后续大规模的排查和整治。

04

传统武术工业链牵扯很广,不光涉及到影视业、教育业、旅游业、零售业等工业,市场规模也高达数百亿。不管是传承悠久的门派还是有钱有地的武校,只要包装恰当,总能赚到不少钱。

但在弘扬传统武术的大旗之下,却也聚集着不少虎视眈眈的“大师”,套路也都大同小异:

第一步就是缔造观点。好比马保国自创的接化发,号称要练几十年才有成就、年头越久功力越深,实际上是在延长体操式套路武术教授时间,以便收取到更多智商税;

另一方面假大师通过对现代搏击的信息隔离,将现代搏击曲解为“外国的格斗”,秉持“现代搏击是蛮力,中国功夫是巧劲”的论调,令一些门生们也确实相信自己年迈的师父可以轻松打败20岁的泰森。

只要能维持住热度,时刻保持着足够的曝光度,自然会有粉丝愿者上钩。为了这个,可不就是得语出惊人、四处出击么?

只不外生意是越来越好,可传统武术的名声似乎也越来越差,被打脸的“大师”也越来越多。

好比2017年跟徐晓东约架的雷公太极首创人雷雷,虽然上过央视、有“雀不飞”真功夫、号称能单手破裸绞,但却在短短13秒内被击败,险些是被片面吊打;

2018年徐晓东又找上了咏春派的丁浩,只管赛前两人争锋相对的气势相差无几,但最后角逐还是以丁浩被击倒三次了结。

前几天,因到场武林风暴红、经常花式吊打外国拳王的武僧一龙也陷入了“约战”风浪之中。

在跟徐晓东网上互怼了几轮之后,气不外的他直接在直播里对徐晓冬放了狠话:我就在郑州,有本事过来找我打,别当孙子。

虽然近几年光环褪去,但网友对一龙的信心还是很足的,究竟是擂台赛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职业选手,怎么也比半吊子的徐晓东要强。

谁也没想到的是,一直以“打假斗士”自居的徐晓东真的来了。效果从下午4点等到6点,一直等到警员找到徐晓冬,一龙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

看来大家心里都清楚,只要不是倒在擂台上,生意就还能继续做下去。至于名声如何,早就不是值得在乎的工具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英脉在线--英脉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英脉在线--英脉网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